佩子太太——竹子

大家好!
这里是咸鱼低产甜文写手竹子!
是过激日向厨,主吃狛日!
神日/苗日也吃
基本all日
天雷狛右和狛除狛日外相关cp

是个话废
开学躺尸基本不上线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扩列!
QQ:2969618803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你庆祝生日】狛日

      @阿居和瞳 
   ※阿居生日快乐!这是给你的生贺!
   ※文笔很渣,居爷我们就图个乐呵,ok?
   ※微虐向
   ※是加入未来机关之后发生的故事,狛日同居
   ※十分粗糙,文笔极渣,废话爆炸,对话僵硬,量词很迷(???
   ※人物崩坏  
    以上都可以吗?如果可以的话请继续吧
     ↓↓↓↓↓↓↓

    4月28号  早晨

    天还蒙蒙亮着,远方的高楼隐约在朦胧的雾中,狛枝静静地躺在床上,欣赏着恋人的睡颜。

    4月28日是狛枝的生日,但自父母逝世以来就已经没有人为他庆生,他自己也只是想起而已。

   这是狛枝和日向成为恋人以来狛枝迎来的第一个生日。日向创,这个给狛枝的生活带来巨大变化的人这次又会做出怎样令人惊讶的举动呢?狛枝不禁期待。

  “恩.....狛枝..这么早就醒了啊..再睡一会吧..”

   “日向君接着睡吧,不用担心我。”   

     看起来好像是忘记我的生日了呢,不过也是,像我这种垃圾虫子怎么会奢求日向君记住我的生日。虽然这么想着,心中却是掩不住的失落和苦涩。

     下午

      日向看了眼时间,思寻着花村那边派对的准备工作应该差不多了,就差自己把狛枝约出来了。

      想起三天前的事情,日向重重地叹了口气。



      三天前

    “日向君!出来一下可以吗?”门前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是苗木。

     “是苗木啊,有什么事情吗?”

     “有点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出来一下吗?”

       狛枝瞥了一眼日向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日向君,我就简洁的说了。我们发现了新的区域,因为最近绝望残党的军火数量增加,人手紧缺,讨论只能让一个人去执行任务,这次任务比较危险,所以......”苗木带着日向走的一个没有监控的角落有点担忧道。

        “我知道了,我愿意参加这次任务。”没有一丝的犹豫,日向坚定地回答。

        “可是...”

        “因为我拥有所有的才能,是最合适的人选,我没法拒绝。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要先去工作了,再见。”

        “日向君.....”

          不能告诉狛枝,不能让他担心,过几天就是他生日了,要好好为他庆生才行。

         手机铃声打断了日向的回忆。看来花村他们已经万事俱备了,剩下的就只剩把狛枝约出来了。

         “狛枝!可以出来一下吗?”日向朝着坐在远方的狛枝叫道。

         “预备学科难道连现在还在上班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吗?”

         “我已经申请今天可以提前下班,狛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说。”

          “...........”狛枝没有回答,只是紧紧地跟了上去,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

          日向君加快了脚步,快速靠近那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小房子

      “快一点吧,大家都在等我们。”

          狛枝紧握住门把,往下一拽,推开了大门,引入眼中的是与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景象。

         “生日快乐!狛枝!”大家对着狛枝拉响礼炮,一簌簌彩纸四处飘落,还没反应过来的狛枝转头看向同行的日向,却不料被刚接过礼炮的日向射了一脸的彩纸。

          “各位...这是....”狛枝不可置信地四处望了望房间。

          “啊?难道狛枝忘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吗?”日向领着狛枝在沙发的一处坐下。

          “也不是忘记了,只是觉得大家居然会记得我这种垃圾虫子的生日,还大费周章地为我准备生日派对,实在是............”

           正当狛枝又打算搬出他那一大堆自贬的话和赞美希望的句子时,日向用草饼堵住了他的嘴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就不要再说这些话好好地享受派对吧。”

          超高校级的各位展现了各自的才能:维吹的死亡重金属音乐;西园的和风舞蹈;田中的仓鼠表演秀;二大的做马杀鸡方法步骤之类的,罪木本来还要表演海龟排卵的,结果在大家一致劝阻下取消了。

        各位都是成年人了自然少不了喝酒,日向本来就与同学们交情好,更是少不了被损友们一瓶一瓶灌酒,但不过日向并没有拒绝,而是爽快地喝下了酒。就算只是普通的啤酒,日向也被毫不意外灌得七荤八素。

         最后还是狛枝搂着日向的腰,将日向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一步步蹒跚地走回了家中。狛枝吃力地空出一只手摸出钥匙插入钥匙孔,用力转动,在打开门的瞬间两个人双双摔倒在地。

        “嘶.....真疼啊..日向君比想象中的要重一点呢..”狛枝吃痛地支起身子看见身下这个醉醺醺半眯着眼睛脸颊透露不自然的嫣红的人问道:“没事吧日向君?有哪里痛吗?”

         “唔...先别说话儿...嗝~”日向答非所问,用食指放在狛枝的唇前示意他噤声“我其实早就买了蛋糕哦..就在冰箱里,我..我这就给你去拿....嗝。”

          狛枝有些诧异,道:“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却记得我这种垃圾虫子的生日......”

           “记得恋人的生日和预备学科没有关系!”日向生气的撅起嘴,提出反论。

         蛋糕小小的,但两个人吃刚刚好,蜡烛插在上面感觉有一点挤,但是没关系。

         日向将蜡烛都点燃,关上灯说:“好了!可以许愿了!”

          “哈?预备学科还信这种骗小孩的话吗?”

           “别废话叫你许愿你就许。”

           无奈在恋人的攻势下狛枝还是妥协许愿了。跳动的烛光柔和狛枝的棱角,轻轻闭上眼睛,微微颤动着的睫毛,紧紧相扣的十指,是日向记忆中无法忘怀的一刻。

           打开灯后,日向问狛枝:“你许的是什么愿望啊?”

           “日向君....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哦。”

           日向侧过身子,向狛枝勾了勾手指,道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犹豫了一下以后,狛枝只好俯下身子,耳语道:
        “————我希望能和日向君永远在一起。”

          温热的气息喷在日向的耳边,低沉的声音和暧昧的语句让日向脸红心跳。他猛地推开狛枝,起身侧过脸,道:“这种事情...狛枝不许愿也做得到啦。”

           骗人。

          两个人心中闪过同一句话。

          啊啊...用酒精特地把自己灌醉的计划居然失败了。说不定只有醉了才能抛去平时的负担与拘束,但是事到如今醉不醉已经无关紧要了,最重要的是,讲自己的心意再一次好好的表达出来,放纵自己,让自己不留遗憾。

          日向重新坐下来,两手捧住狛枝的脸颊,四目相对,道:“凪斗,生日快乐,还有,我爱你。”

          说完便缓缓地闭上眼,身体因为有些紧张而颤抖,等待着嘴唇柔软的触感。

           狛枝轻笑了一声,用手扶住日向的后脑勺,在唇上落下一吻,舌头探入口腔中,撬开日向防守并不严实的贝齿与日向的舌紧紧缠绕。

           “日向君,做吧。”狛枝舔了舔嘴角,扶住因接吻缺氧而腿软的日向。

          “恩.....那.就随便你好了..”日向捂着脸,抑制不住胸膛的起伏和加速的心跳。

          4月29日  早晨

          早上狛枝与往日同一个时间起来,醒来时,身边的被窝中已经褪去了恋人的体温,偌大的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昨天晚上做了那么多次还可以下床吗?还是不够狠啊....”狛枝捂住脸,语气却是少有的悲伤:“你以为我还猜不到吗日向君?这就是幸运之后巨大的不幸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那之后,狛枝还过了很多很多生日,超高校级的各位为他一手操办,如果是以前的话一定会高兴得翻来覆去口水直流斯巴拉西,但是现在,他却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预备学科还有他的那一句“凪斗,生日快乐还有,我爱你。”

        无论如何,狛枝都想站在那个人的面前,深情的回应他一句:

         ————“创,我也爱你。”
                                                
          
  

    
    
    
    
      

评论(34)
热度(57)

© 佩子太太——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