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君的老公——竹子

大家好!这里是咸鱼甜文写手竹子!
是过激日向厨,主吃狛日!
最近写文越来越短了.............嘤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扩列!
QQ:2969618803

【狛日】没有你的恋爱


·是五十fo的点文 @Eleven ,拖到现在才还(土下座)

 

·是办公室之恋,因为一点点私心日向君女朋友的名字用了自己的名字,大家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带进去,今天我们都是日向君的女朋友(????)

 

·有竹日成分(。)但其实是剧情需要(。)

 

·依然很短,文笔极渣,有人物崩坏。别被标题骗了,是甜的(。)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后面写的比较急,很粗糙。

 

·如果能接受的话就请继续吧

 

 ---------------------------------------------------------------------------------------------------

 

“日向前辈!!我喜欢你!你能和我交往吗?”竹子因为太激动无法压抑住过大的声音,红着脸弯下腰毕恭毕敬地向日向表白。就算弯着腰也不难猜出她现在的表情一定是满脸通红想要去死了吧。

 

  “日向君真有人气啊..这个月第几个了??”

“我记得好像是第7个了...”

“其中还有两个是男孩子对吧。”

“是啊,真可怕啊日向前辈。男女通吃。”

 

  到处都是悉悉索索的议论声,日向看着面前九十度大鞠躬的人实在是不太好意思拒绝她,无奈地摸了摸脖子,道:“那...好吧。快起来吧。”

 

  觉得一定会被拒绝的竹子噌地直起来,道:“真的嘛???!!”

 

  不太好意思直视她的眼睛,日向撇过头去,胡乱的答应了。看见日向没有拒绝,竹子跑上去紧紧地抱了日向一下,然后飞也似地溜走。

 

  一直默不作声倚在墙上看着这一切的狛枝,落寞地瞥了一眼伫在原地不好意思的日向,转身离开。

 

  日向君...真耀眼啊,即使是原预备学科也无法成为我的希望吗......?

 

  日向抱着手臂屏蔽着同事们的调侃,两根眉毛拧成一团。仿佛刚刚答应交往并不是他。

 

  不对...我对她,不是这种感情......

 

————————————

 

——————

——

 

—————

 

星期六下午六点,终于下班了。作为工作狂的日向平常根本没有时间陪竹子,比起男女之间的爱情,日向对她更像是对妹妹一样的照顾。所以每次见面都不免有一些尴尬。即使这样竹子也依然忍耐着没有提出分手,真是强大的毅力啊。

 

突然有人发来了一条短信,是竹子。

 

今天支队里同事们举办了派对,有时间一起来吗?大家都在哦,包括狛枝前辈。

 

不用强调狛枝我也会去的啦.......

 

照着竹子发过来的路线图,七拐八拐才找到躲在小巷深处的酒吧。还真是隐蔽啊,就算是担心被上司发现但这也太难找了,差点就迷路了。推开酒吧的门,桌上已经摆满空酒瓶,同事们抱怨日向来的太慢。日向自觉端起一杯酒作为姗姗来迟的惩罚,然后坐在了狛枝旁边。

 

“不坐在你女朋友的旁边吗?日向前辈??”一位喝醉了的同事把领带系在头上,捏着嗓子大声问道。

 

 “就是,日向前辈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没必要再混在我们男人堆中间啦!!”没有女朋友的男性同事纷纷起哄。其实根本不用在意,只是单身狗的嫉妒。

 

  坐在女同事中间的竹子听到那边传过来的声音,多多少少也有点不好意思。端着酒杯嗯嗯啊啊地搪塞着女同事抛来八卦的问题。不经意侧着眼睛看日向端着酒杯应付单身狗同事们咄咄逼人的发问。

 

  在热闹的人群中,狛枝一声不响的听着日向所有的回答,连日向发出小小的语气词也听得一清二楚。

 

 

  被同事们灌的多了,本来酒量就不好的日向一下子就醉死瘫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众人还笑日向说酒量这么差女朋友会被拐走。虽然很想给两位情侣创造机会,但是考虑到日向的体重凭竹子一人肯定抬不动,干脆就让家住里日向最近的狛枝送他回家。

 

 

 

 

   “呼....呼.....原来日向君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啊...”深夜,一位一米八的男子拖着一位体型相似的醉酒男子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行走。狛枝暗暗瞟了一眼乖顺的趴在悲伤打着酒嗝的日向君,天很暗,站在路灯下才能看见日向因喝醉而染得绯红的脸,连耳尖也有些红红的。狛枝缓缓地走,明明以他的体力想要快一点把日向送回家也不过是半个小时的事情,但他在路上磨磨蹭蹭挨了一个小时才把日向拖回家。

 

  这是他们俩之间有史以来最近的距离。狛枝估计近期都不会洗澡,臭....?随他去啦(。)

 

  终于到日向家门口,狛枝摇了摇背上的人:“喂,日向君,钥匙。”

 

  背上的人揉了揉眼睛,酒还依然没有散去,他搂住狛枝的脖子,附在狛枝耳边,言语中都是愉悦的笑意:“我不知道诶.....狛枝你搜我的身不就知道了吗?”一股略苦涩的酒味轻轻喷在狛枝的耳畔。

 

  不行这太危险了......

 

  狛枝把缠在身上的人放在地上,蹲下看着醉醺醺的日向,用哄小孩子的语气一样哄着日向:“日向君,家已经到了哦,再不把钥匙拿出来我们就要被锁在外面了哦。”地上的人轻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是睡着了还是听进去了就是不想拿。狛枝也拿醉汉没有办法,干脆就上手解开日向西装的纽扣,露出包裹着肉体的白色衬衫,低声说:“日向君你可不要怪我.......”地上的人又轻哼了两声,好像是默许了狛枝的行为。

 

  狛枝解开白色衬衫的第一颗扣子,露出平常捂得严实如铜墙铁壁一般的锁骨。为了方便找钥匙,狛枝卡入日向的两腿之间,日向也很顺从地打开双腿缠在了狛枝身上。因为衬衫比较小,不,应该说因为日向胸比较大,衬衫胸口处被绷的有些紧,勾勒出日向良好的身线。狛枝咽了口口水:“日向君....身材真是不错呢。”

 

  已经没有时间再耗在缠人的日向身上了,钥匙不在西装口袋里,那剩下的只有.....西装裤口袋...?前面的口袋看起来是没有,那么只有后面贴近屁股的口袋....狛枝的手绕到日向的背后,由上往下顺着脊骨慢慢滑下,日向的手紧紧的抓着狛枝背后的衣服,在狛枝怀中轻颤。狛枝好像摸见口袋中有什么,应该是钥匙没错了。做梦都想揉弄的屁股现在就在手中,看着怀中依然迷离着的日向,狛枝坏心眼的狠狠地揉了一把日向的屁股。迷迷糊糊眯着眼的日向打了个战栗,睁大了眼睛怒瞪着正在继续玩弄屁股的狛枝。

 

  醉酒生气的日向君也可爱!!!

   

  这么可爱的话,会让人忍不住的啊。狛枝附在日向耳边:“原来日向君是酒后乱性的那种人吗?无论对谁都这样吗?还真是淫乱的属性。”把软在地上的日向横抱回家,道:“真糟糕,果然预备学科就是预备学科。这样女朋友会跟别人跑的哦?虽然醉酒的日向君的确很有诱惑力,想要让人做一些色色的事情。但是醒来后日向君一定会不高兴的,所以还请淫乱的日向君忍耐一下。”

 

 

  

 

第二天

 

躺在床上的日向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这对狛枝来说应该是件好事。不至于两人再见面十分尴尬。日向和竹子之间的交往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没有什么联系,也不如平常的情侣一样偶尔去看看电影,逛逛街。最多就是工作上的交流,和平常的问候。

 

 来一下机关旁的咖啡厅。

 

  是日向发来的短信,如果是公事的话日向一定会标示清楚,而且也不会选地点选在咖啡厅。那应该就是私事了。会不会是.......约会呢?竹子摇摇头想把脑袋中糟糕的想法全部甩出去,却还是控制不了内心美好的幻想。

 

  到了咖啡厅,日向已经点好东西在座位上等着,今天他穿着一身白色衬衫打着墨绿色的领带,普通的黑色牛仔裤和红白色帆布鞋。看起来就像一位普通的高中生。两个人在座位上无声吃了好久的东西,弥漫着尴尬的气氛。良久,日向才默默开口道:“竹子,我们分手吧。”

 

  虽然两人之间没有什么沟通交流,分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还是很难过。竹子低着头,假装着不在意,闷声问道:“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你看我的眼神就像...看着妹妹一样。那可以告诉我....你喜欢的人吗?”

 

  “.................狛枝凪斗。”日向沉默了好久才红着脸把这个名字说出来:“不,我不是homo,我只是喜欢他而已。你...可以理解吗?”

 

  “我明白了!!”竹子直接把饮料里的吸管拔出,端着杯子一饮而尽再将杯子拍回桌上:“既然日向前辈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也希望日向前辈能够幸福!我就成人之美,成全你和狛枝!!”说完这句话就潇洒的走了。

 

 

 

在那之后所有竹子和日向一起出任务竹子都会直接把位置拱手让给狛枝。同事们都感觉十分奇怪,就算是分手了也应该不会互相讨厌到这种地步。再说日向和竹子分手之后也没有什么很大的矛盾。为什么每次和日向出任务的机会都让给狛枝,明明还有那么多喜欢日向的人。其中的答案只有日向和竹子自己才知道。

 

 

 

   咖啡厅里

 

  “哈?日向君喜欢我?”被竹子约出来的狛枝蹙着眉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竹子,道:“不可能的,像我这种渣滓,就算是原预备学科也配不上。更何况是充满希望的日向君,再说我也不喜欢日向君,当然是指的恋人层面的喜欢。”

 

  “这是真的!!日向前辈就是因为喜欢你才和我分手的!!我也是因此才每次把和日向出任务的机会让给你!!”竹子生气到撑着桌子站起来争论,道:“如果我把和日向前辈出任务的机会卖出去我估计现在都发家致富了!!”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害日向君和你分手了。”

 

  “重点是这个吗!!??”竹子重新坐回位置上,抱着双臂,道:“日向前辈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像是在看年幼的妹妹一样,只有在看见你的时候,才像是看着恋人。日向前辈是真的喜欢你。希望能好好面对日向前辈的情感,和你自己的情感。”说完这句话竹子就买单走人了。留下狛枝在咖啡厅里自己思考。

 

  “怎么可能不喜欢......”狛枝轻笑了一声,手倚着脑袋落寞地搅拌着饮料:“我真的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意吗....”

 

     之后竹子也再没找过狛枝,一切恢复到了日常。日向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人气,两人的关系止步于一起出任务,就在没有进展。即使还是有那么多人向日向表白,日向还是全部都拒绝掉了,像是在等待谁。

 


   

    城市边缘

 

  “日向君,你那边解决好了吗?”狛枝通过无线电问远方的日向,一边向他的方向走去会和。

 

  “嗯,毕竟只有少量绝望残党,所以才只派了我们两个人。”日向转身把从后面突袭的绝望残党一脚踹倒,仔细地绑好绳子才回答,道:“受伤了吗?”

 

    “一点点小伤。脚上崴了一下好像肿了,手臂刚刚被刀划中,流了一点点血。日向君完全不用为我这种人渣担心,这一点点小伤也还是死不了的呢,如果死在绝望残党的手中一定是最大的不幸了!!日向君也要小心不要一不留神就死在绝望残党的手上了哦,毕竟是原预备学科。”     

 

  “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日向捂着刚刚被击中的脑袋,感觉到一阵眩晕,肚子传来剧烈撕扯的疼痛,脚下的路就好像棉花一样。咬着牙一步一步靠近狛枝,狛枝把日向揽入怀中。皱着眉头为日向检查伤势。

 

   “额头处有一片淤青,刚刚被绝望残党用棒子击中了吗?原预备学科真是不小心。”狛枝看见日向一直捂着右边的小腹处,想要把他的手挪开却遭到了日向的拒绝,道:“日向君你再怎么遮也没有用,血已经把衬衫染红了。”

 

   “哈啊...是吗?反正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情。”日向脸色很差,疼得汗沾湿了鬓角。实在是太累了,日向干脆就闭上眼睛,安分的躺在狛枝的怀中,道:“狛枝,虽然我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但是我还是想说....”

 

     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狛枝的脚受伤,拖着一个体型相似的重伤男子很难再长距离行动,又在城市边缘地区,要等待救援要花上很长时间,要是再遇上其他绝望残党,狛枝和日向很难再战斗。只有一个人死去和两个人一起死两个选项,两个人都活下来的几率实在是微乎其微。求援的信息已经发出去了,接下来就只能等待救援了。

 

 

   “我喜欢...”快要说出口的话结果被狛枝打断,狛枝一只手指挡在日向唇前。

 

      反正都快要死了...再不表白..狛枝和日向不约而同的都这么想到。

 

   “应该由我来说。”狛枝笑着把唇前的手指挪开“日向君,我喜欢你。”

 

    日向也想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可是连面部的活动都牵动着神经,让日向痛呼出声。一脸笑着又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狛枝的手机突然响了,里面传出竹子的声音:“喂?狛枝前辈?我猜到你们两个人出这次任务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提前出来了,我还有十分钟就赶到!请让日向前辈再坚持一会!”

 

   狛枝挂断电话,低头看日向,日向也正在半眯着眼看着他。狛枝轻笑了一声,托起日向的头,吻上了对方干裂的唇,伸出舌头润湿。日向顺从的张开嘴,闭上眼睛接受对方热烈的爱意。挑起日向的舌头尽情地吮吸着,不安分地舌头舔过一边日向整齐的牙齿,再舌头与舌头之间纠缠。像是在弥补之前没有接吻的时间。

    断壁残垣之上,一对恋人在拥抱着亲吻。

 

 

 

 

    这次恋爱,不会再缺少谁了。

----------------------------------------------------------------------------------------------------

是我写的最长的一次了2333333

评论(10)
热度(34)

© 日向君的老公——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